当前位置: 首页> 私募资讯> 焦点要闻> 百亿私募掌门人最新预判:创新高的宁德时代或将进入震荡期

百亿私募掌门人最新预判:创新高的宁德时代或将进入震荡期

摘要:【百亿私募掌门人最新预判:创新高的宁德时代或将进入震荡期】新能源龙头宁德时代今年以来的强势表现为许多私募机构创造了不菲的收益,易鑫安资产董事长栾鑫也是受益者之一。在接受《红周刊》记者采访时,他预计,宁德时代明年的股价可能出现波动,因为其股价计入了很多积极因素,在股价进一步攀升中,市场对于它的负面消息会更为敏感。但从投资三年以上维度看,宁德时代的回报仍会高于市场的平均收益率。(红周刊)


K图 300750_0

以未来12个月为维度,宁德时代不一定会给投资者带来很好的回报。但跨越三年截至2025年,它还是一个优质的投资标的,能够带来的回报会比市场的平均收益率更为理想。

新能源龙头宁德时代今年以来的强势表现为许多私募机构创造了不菲的收益,易鑫安资产董事长栾鑫也是受益者之一。在接受《红周刊》记者采访时,他预计,宁德时代明年的股价可能出现波动,因为其股价计入了很多积极因素,在股价进一步攀升中,市场对于它的负面消息会更为敏感。但从投资三年以上维度看,宁德时代的回报仍会高于市场的平均收益率。

在栾鑫看来,今年下半年市场资金有收紧迹象,出现一些减量博弈的特征,这更加有利于头部公司的行情演绎。他看好那些“为人们提供美好生活”的领域,新能源刚好就是这样的领域之一。

锂电龙头股价或即将进入震荡期

投资三年以上有望获得超额收益

《红周刊》:目前,各家机构都在做2022年市场展望。我们谈点具体的,易鑫安今年持仓比例较高的个股是宁德时代,您怎么看其明年的股价表现?

栾鑫:宁德时代在我们仓位中的占比有时候是最高的,有时候不是。

如果以未来几个月作为衡量维度,我认为它的股价会比现在更高。

如果时间拉长到明年全年,我认为它的股价出现波动的可能性很高。因为影响12个月内的股价走势的,是12个月内企业景气度变化和预期之间的差值,很显然宁德时代现在不具备这个优势。因为今年市场在对宁德时代的“报价”中计入了很多积极因素,随着股价上涨,市场对它的负面消息会更加敏感。以未来12个月为维度,我认为宁德时代不一定会获得很好的回报。

如果以跨越三年截至2025年作为衡量维度,我认为它还是一个优质的投资标的,能够带来的回报会比市场的平均收益率更为理想。

《红周刊》:您打算怎么应对重仓股明年的股价波动?

栾鑫:我们希望回避这个波动,如果股价出现波动,我们会做一些加减仓的管理,进行滚动参与。

我们评估宁德时代是一家很好的公司,短期如果出现一些对这个位置的检验,让我们知道它的位置已经抗风险,我们就会加仓。加仓后,如果股价快速上涨百分之二三十,它抗风险的安全度降低了,我们会降低一些仓位。

《红周刊》:您担心锂电龙头股的股价泡沫吗?

栾鑫:这在于大家对泡沫的定义。房价、一般商品价格都包含一定的泡沫。在目前的水位下,低估的公司、低估的商品也只是相对低估——相对高估值的来说被低估。但我们没有比较其他要素,没有包含企业的发展前景、管理层的卓越程度、团队的执行力、竞争地位、未来的盈利能力等。

市场是公平的,市场价格是由最聪明的人交易出来的。我不认为市场永远有效,但我们应该向市场学习,它为什么在这个价格做交易?我们要知道它定价的关键。

今年尤其三季度以来,锂电池上游原材料价格上涨,幅度超过市场预期,电解液、锂矿石、正极材料等,有些价格翻了一倍,有些翻了几倍。这对电池公司来说,成本的压力显而易见。当市场已经充分反映这个预期之后,宁德时代的股价在500多元稳住了。那几个月,负面预期在充分发酵,利空消息不断扩散,宁德时代股价的反应经受住了考验。

我们投资一家企业,最终还是要伴随企业发展壮大,这跟它当下的营收关系较小,跟它未来的营收增长的关系较大。我们要评估的是,从100亿利润的公司发展为1000亿利润的公司,有几家能够做到?在A股市场中,有确定性发展预期的公司不多,所以好公司、好价格。大家都知道梵高的画比其他的画更贵,但从升值的角度看,还是要买梵高的画。

顺着市场做投资,还是逆着市场做,取决于我们要解决什么问题。如果我们永远面临的是不确定性,需要选择性的拥抱短期的不确定性,投资于较长期的确定性。

《红周刊》:仅看估值,宁德时代股价已经包含了未来两年的业绩预期。

栾鑫:如果新能源是一个天花板很低、发展空间有限的行业,假设把未来两年的发展透支了,当然代表了市场的乐观。但新能源板块天花板高,持续发展空间大。宁德时代的竞争格局、竞争地位以及管理层的优势,这些能够让它在这个机遇中赢得更高的获胜可能,那么未来两年的订单折现就不算很久。

市场环境利好头部公司

锂电行业格局已经清晰

《红周刊》:当前的震荡市,似乎对头部公司更加友好。

栾鑫:是的。当前这个阶段,资金并不短缺,观察了全行业之后会发现,锂电池龙头无论是市场地位、营收和利润增速还是景气度,都在向好的趋势当中。而且目前的竞争地位、在上下游的布局以及新技术研发的推进,都在证明我国的锂电池公司正在变得更加强大。目前经济数据类滞胀状态,PPI飞涨,但需求萎缩,对大部分行业景气度带来负面影响,资金投资会选择景气度向上的行业,再通过竞争格局,竞争地位,壁垒,管理层角度选择长期增长确定性高,增长空间大的公司。

今年下半年,资金相对有所收紧,我观察到资金出现了一些减量博弈的特征,如果资金没有收紧,宁德时代这样优质公司的涨幅会更高。

《红周刊》:锂电池上游原材料持续涨价,这会对锂电龙头们的业绩产生压制吗?

栾鑫:这是短期问题,我并不担心。上游成本对锂电龙头们的压制不是现在的主要矛盾点。考验这个矛盾点的时间是在明年4月份业绩预告之前,市场已经确认了原材料价格会上涨的事实,在四季度就会接受这个压制带来的影响。因为价格代表的是预期,交易的也是预期,不是当前的实际情况。

《红周刊》:一些整车厂也在配套生产动力电池,以满足自己的需求。

栾鑫:在电池涨价的压力下,锂电池龙头第三季度动力电池毛利率维持在21%以上,它能做到的其他企业不一定能做到,如海外竞争对手,LG化学、松下的动力电池盈利能力均远弱于宁德时代,这是优质公司的一种体现。

如果整车厂发现自己生产动力电池的成本和从宁德时代购买相接近,还不如买宁德时代的划算。但如果有一天,锂电池技术扩散到各个企业,其他企业生产的锂电池和宁德时代品质一样,宁德时代的股价将会面临下跌的风险。

《红周刊》:您注意到氢燃料电池、固态电池等技术的发展动向了吗?

栾鑫:从宁德时代目前的研发投入、管理层执行力、上下游布局、扩产周期来看,宁德时代未来在全球市占率保持第一是大概率事件。

《红周刊》:宁德时代将定增金额从582亿元下调至450亿元,有什么缘由吗?

栾鑫:主要是减少补充流动资金93亿,湖西二期扩建31亿(不再是募投项目),与车里湾项目从54亿调减到46亿,公司在手现金超过700亿,减少以上募集金额大概率不会影响原计划项目进展,并减少新增发股本数量对原有股东的摊薄。

新能源走出了长期趋势格局

不关注上游原材料企业

《红周刊》:综上所述,您看好有哪些特征的企业?

栾鑫:看好新能源板块的主要原因在于我们关注“为人们提供美好生活”的领域。这些行业的可持续空间大,对中国崛起、人们美好生活有正面、积极的贡献。投资遇到的风险相对可控,因为外部环境和国家政策对它们会较为友好,突发的政策调整的风险相对较小。

在过去几十年中,代表人们美好生活目标的是消费升级和科技创新,它们带来了人们生活质量的改善,例如汽车、手机。美国的通用和苹果公司正是这一波发展浪潮的引领者和受益者。

目前,全球对气候的重视程度越来越高,我们希望通过碳减排来减慢全球气候变暖的脚步,世界各国达成了公约,有突出贡献的国家才能在国际上获得尊重。在这个大环境下,我国企业迎来了大机遇,特别是中国早在多年前就极富远见地扶持了电动车和光伏行业,目前中国这两个行业的公司已经在全球具有领先的竞争水平,全球80%的光伏产品由中国提供,锂电池龙头一家公司就提供了全球30%以上的动力电池。

从发展的角度看竞争格局,此前国外企业领先于宁德时代,但它们现在已经被宁德时代赶超,而且差距还在逐渐拉大。从这个趋势来看,新能源产业是一个长期趋势,中国公司的竞争力正在增强,发展的确定性很高。

《红周刊》:看好锂电池上游的原材料企业吗?

栾鑫:我们几乎不看上游企业,因为它们有周期属性,到明年可能过剩了。即使明年并未过剩,后年、大后年,随着周期的出现一定会进入衰退期。我们的选择标准是不做这种阶段性景气的行业,除非它足够便宜,并且市场没有预期。因为我们的精力是有限的,我需要能看到一个长期的趋势,然后不断跟踪它。

另外,我认为上游原材料涨价对整个新能源行业不利,因为价格上涨会制约行业的发展。我们希望找到对人类有意义的行业,我们也希望投资对行业景气度起提升作用环节,通过技术创新,降本增效,扩大行业发展空间的公司。

(文章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