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私募资讯> 焦点要闻> 高瓴A股持仓“揭秘” 机构散户如何“抄作业”?

高瓴A股持仓“揭秘” 机构散户如何“抄作业”?

摘要:【高瓴A股持仓“揭秘” 机构散户如何“抄作业”?】高瓴资本的持仓动向一直备受投资者们关注。《英才》记者统计了截止2021年3月31日,高瓴资本在A股市场上布局的股票名单,合计29家企业,其中高瓴位列前十大股东的有17家。

高瓴资本的持仓动向一直备受投资者们关注。

《英才》记者统计了截止2021年3月31日,高瓴资本在A股市场上布局的股票名单,合计29家企业,其中高瓴位列前十大股东的有17家。

在这之中,既有投资回报率达556%的古井贡酒(000596.SH),也有新进的、尚处于浮亏状态的长城汽车(601633.SH)、华大基金(300676.SZ),还有自高瓴首次建仓后股价翻了3倍的爱尔眼科(300015.SZ)等。

我们从收益率、增减持频率、最近建仓目标等角度出发筛选部分公司,以此为基础讨论高瓴资本的投资逻辑,以及作为投资者值得思考和借鉴的地方。

高瓴A股持仓概况定增“躺赚”时代落幕,IPO前入股以及二级市场买入都有不菲收益。

先看一下产业布局,高瓴资本所持股票主要分布在生物医疗、消费、新能源和高端制造等板块。

图片

生物医疗类公司无论是数量上还是持股市值上都占据半壁江山,囊括了医疗器械、CRO、创新药等多个细分领域。

不过新能源板块正在成为“新宠”。从时间线上来看,2020年以来高瓴的目光开始投向新能源,诸如宁德时代(300750.SZ)、隆基股份(601012.SH)、恩捷股份(002812.SZ)等近一年入股的公司,都是与新能源相关的公司,而且动辄就是百亿投资。

除了上述板块以外,也有一些非高瓴“主赛道”的公司,它们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机构持股占流通股比例非常高(依据最新一期财报),比如水泥龙头海螺水泥(600585.SH),机构持股比例在70%;电梯龙头上海机电(600835.SH),机构持股比例在84%;长城汽车(601633.SH),机构持股比例在94%。

出现这样的现象,有可能是“英雄所见略同”,也有可能是高瓴在自己不熟悉的领域,出于谨慎选择向其他机构看齐。

据《英才》记者统计,截止2021年3月31日,前十大流通股东中有高瓴身影的上市公司共17家,总持仓市值为1205亿元。

通过整理计算高瓴对以上公司投资时间、投资价格及目前证券市场价格,可大约获知高瓴资本投资收益情况。

图片

这17家公司中,目前为高瓴资本带来的投资收益率最高的是古井贡酒(000596.SZ),投资收益率高达556%,持股时间为5年,这笔投资我们后续分析。收益率最低的是凯利泰(300326.SZ),高瓴定增入股后仓位保持不变,目前投资收益率为-26%。

凯利泰于2020年5月13日公告高瓴欲认购其非公开发行股票,此后股价大涨,2020年7月股价最高达31.33元/股,但这背后是凯利泰2019年及2020年一季度盈利同比下降的尴尬业绩。此后国家心脏支架类医疗器械带量采购政策的实施开启了凯利泰的下跌之路,截至2021年3月31日,凯利泰股价为10.11元/股,相比最高点已下跌68%。没有业绩支撑加上成长空间有限,即使高瓴仍在股东之列,凯利泰也难免被投资者抛弃。

在凯利泰预案公告后“跟风”入股的投资者,如果对凯利泰成长逻辑变化没有自己的判断,没有及时卖出甚至不断“抄底”补仓,那么无疑会面临较大亏损。

综合来看,一个基本的趋势是持股时间越长,投资收益率越高。高瓴收益率在100%以上的公司,除了宁德时代(2020年8月建仓)和水井坊(2019年三季度建仓)以外,其他持股时间都超过3年。

所以,我们在看到高瓴资本A股投资收益不菲的同时,也要注意“抄作业”的姿势。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高瓴资本目前在A股投资获得较高收益的公牛集团良品铺子甘李药业(603087.SH)等都是高瓴资本在其IPO之前进行的投资,持股成本较低,同时投资期限较长,因此获得较高收益。

从统计数据可以看到,高瓴资本入股的方式主要包括5类:IPO前的股权投资(IPO前)、受让上市公司股东股票(协议转让)、集中竞价/大宗交易(二级市场)、取得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定增),以及入股上市公司子公司后再由上市公司以发行股票/可转债等方式购回所获得的股票(入股子公司)。

通过定增和二级市场入股,是高瓴资本最常用的方式,不过通过这两类方式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数量不会太多,平均持股比例在2%左右;而通过协议转让入股方式持股比例最高,平均持股比例超过10%,这也是为了避免大规模交易影响公司股价,当然前提是已和上市公司股东达成共识。协议转让入股的两家公司是格力电器隆基股份,目前投资收益率分别为34%、26%。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高瓴资本通过定增入股的投资,平均收益率在52%左右,而通过二级市场的投资,平均收益率达160%。这也从侧面反应了对于机构投资者来说,参与上市公司定增的赚钱效应正在下降,“躺着挣钱”的时代已经过去,与此同时投研能力和交易能力正在成为更加重要的赚钱能力。

清仓美股造车新势力,建仓长城汽车比亚迪是波段操作还是价值重估?

3月30日,长城汽车披露年报,高瓴礼仁现身长城汽车前十股东。年报显示,天津礼仁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卓越长青私募证券投资基金持股1000万股,持股比例0.11%,按最新股价30.01元计算,其持股市值约3亿元。

除了长城汽车,高瓴资本此前还斥资2亿美金,在2021年2月17日参与了比亚迪股份最新一轮定向增发股票的购买。

而根据高瓴资本在美国公布的2020年第四季度末的美股持仓情况,蔚来、理想、小鹏三家新能源造车企业已经不在持股名单上了。

当初高瓴在2020年三季度建仓造车新势力时,持仓成本约1亿美金,从三家车企股价区间涨幅来看,估计有2-3倍的收益。清仓后,子弹充裕的高瓴选择将资金投向国内市场。

图片

为何高瓴在股票市场“抛弃”造车新势力,转而投向传统车企的怀抱?

我们认为有两点原因可能是背后驱动因素:一是择时,造车新势力在美股股价屡创新高,估值高企,而国内市场年后调整,长城汽车、比亚迪市值蒸发千亿,跌出投资机会;二是价值重估,长城汽车、比亚迪等传统车企与造车新势力差距正在缩小,随着传统车企进军新能源汽车,其产业链优势、资金优势将会逐渐释放,后劲十足。相比择时,对两大造车势力的价值重估可能是投资者更需要关注的问题。

先来看一下长城汽车。

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1-12月,我国汽车生产与销售分别完成2522.5万辆和2531.1万辆,同比分别下降2%和1.9%。而据公司2020年年报显示,长城汽车去年累计实现销量111.59万辆,同比增长5.41 %。

销量逆势上涨背后,除了传统优势的SUV和皮卡以外,新能源车也做出贡献。2020年长城汽车的轿车(主要为新能源车)销量同比增加40%,达到约5.8万辆,而同期国内新能源汽车销量为136.7万辆,同比增长11%。也就是说,从销售量来看,长城汽车2020年在国内新能源车市场市占率约为4.24%,且市占率有进一步提升的趋势。

而2020年蔚来汽车年交付量为4.37万辆,理想汽车年交付量为3.26万辆,小鹏汽车年交付量为2.7万辆,相比长城汽车略显逊色。

长城汽车目前是全球少数掌握了核心新能源汽车三电技术,包括:电池,电驱动,电控的整车企业,这是其未来新能源产品加速上市的背后动力。而与华为、宁德时代共同打造高端智能汽车的合作,同样值得期待。由此也能看出传统车企相比造车新势力在产业中耕耘时间更长,与供应链上下游的合作更为深入,资金叠加产业资源在新能源战场中将起到“厚盾”的作用。

而另一家公司比亚迪,除了整车还具备电池优势。动力电池作为新能源电动汽车的“心脏”,占整车成本的30%-40%,电池技术好坏将影响汽车续航能力,而续航能力是新能源车的核心竞争力之一。据SNE Research预测,到2023年,新能源车的动力电池需求预计将达到406GWh,供应预计为335GWh,缺口约为18%;到2025年,这种情况将进一步恶化,供应缺口将达到40%左右。

这就使得电池供应商在行业中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话语权也较强。李斌也曾在蔚来2020年Q4财报电话会议中指出,电池供应制约蔚来整车生产。因此不难理解,高瓴资本不愿意错过宁德时代和比亚迪的投资机会。

做不做时间的朋友?公司基本面变化或者估值过高时应警惕。

在梳理高瓴资本的持仓时,其消费板块的投资收益率尤其亮眼,白酒类股票均超过500%。

尤其是高瓴在2015年一季度建仓的古井贡酒,初始持股454万股,并在2015年到2016年一季度陆陆续续加仓至1245万股,持仓平均成本约为32.03元/股,此后一直没有增减持。目前投资收益率达527%。

高瓴对水井坊的这笔投资或许可以成为其长期投资理念价值的佐证。

张磊曾在《价值》一书中提到,其将“拥有长期主义理念”放在第一位,源自我所坚持的投资标准——做时间的朋友。

有些投资者将“做时间的朋友”这句话奉为圭臬,但是如果投资者只是片面地理解这句话,实际操作中仍是不断追涨杀跌那就谬矣。

事实上,高瓴在投资A股另一家上市公司白酒企业水井坊(300326.SZ)时,操作手法和古井贡酒大相径庭。

高瓴旗下礼仁自2019年2月28日首次出现在水井坊前十大股东之列,并在此后陆续增持,直至2020年一季度,持股数量为452万股,平均成本为11.82元/股。而根据水井坊在2021年3月29日披露的数据,礼仁已退出前十大股东之列,预估持股数量不高于194万股,可能已经清仓。

如果按照水井坊在一季度的平均成交价85元/股来看,高瓴这笔投资大概持续2年时间,收益率达90%。

那么古井贡酒和水井坊,一个被持有,一个被抛售,两者到底成色如何呢?

对比古井贡酒与水井坊的财务指标,可以看到水井坊虽然营收和净利润规模远不及古井贡酒,仅后者的1/3,但是毛利率、净利率和ROE高于后者。缺点也很明显,水井坊的现金流入较少、造血能力不强,同时存货周转率低。

图片

根据水井坊2020年业绩预告,公司预计2020年实现营业收入与上年同期相比减少约5.33亿元,同比下降约15%;实现归母净利润与上年同期相比减少约9496万元,同比下降约11%。销售量与上年同期相比减少约5645千升,同比下降约42%,其中,中高档酒销售量与上年同期相比减少约 979千升,同比下降约 11%;低档酒(基酒)销售量与上年同期相比减少约4666千升,同比减少约100%。

低档酒销售大幅下滑,与水井坊欲采取的高端化战略有关,但从财务指标来看明显销量不畅。目前高端酒市场五粮液洋河股份、剑南春等品牌竞争激烈,水井坊能否尽快走出转型阵痛还需进一步观察。

身为明星投资机构,高瓴资本投资的上市公司在投资价值方面是值得众多投资者参考的,尤其是其投资背后的逻辑值得推敲。投资者对高瓴资本投资行为和投资标的进行分析有助于建立自身的投资逻辑,有助于降低投资风险。

但如果“抄作业”的方式不对,亏损是必然。比如信息披露的滞后性就是一个问题,如果投资者看到了高瓴资本三季度入股造车新势力,四季度追高也进去了,结果其实这个时候高瓴已经在着手清仓了。而这背后一个更加核心的问题是,高瓴在一些股票上的投资并非长期的,相反很可能是短期的、择时的,“做时间的朋友”在二级市场恐怕是个“伪命题”。

因此,普通投资者对于高瓴投资的股票要不要跟投,还要根据持股成本、标的未来价值趋向以及风险大小综合判断。同时投资者要对个人的心态和投资预期做好管理,适时止盈和止损。

(文章来源:英才杂志)

网友评论